新闻中心

风机制造企业向资源爬坡

风机制造企业不约而同地向资源爬坡,谁拿下了最大的份额?即将到来的风电调整政策,又将对其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几年前,国家风电战略开始提速之后,传统发电巨头掀起了多轮圈地运动。从西北到关外,再到沿海,直至当前以南方地区为代表的三四级风区,均历经多轮激烈争夺。在资源以其稀缺性日益凸显价值的情况下,如前文所述,与传统电力巨头一道,风机制造企业也加入对风资源的角逐行列。——当然,后者更多的是致力于耕耘地方。

3月,浙江民企华仪电气发布2010年年度报告,大篇幅肯定公司“资源换市场(订单)”经营战略“取得阶段性成果”。2010年5月,华仪电气向华电新能源转让其持有的内蒙古三胜风电有限公司85.5%股权及浙江华仪风能开发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持有的三胜风电4.5%股权,交易总价为人民币1620万元。

彼时,三胜风电场尚处于待建阶段。华仪电气认为,转让股权标志着公司“以资源换市场”的风电经营策略取得了良好开端,“可集中资源做大做强现有风电设备制造,促进公司风电设备销售,降低公司经营风险,”与此同时,转让合同还约定,三胜风电在三胜风电场一、二期项目中总计采购华仪风能生产的1.5MW风力发电机组66台,其中一期使用33台风力发电机组,二期使用33台风力发电机组。

从两期总计装机约10万千瓦不难看出,三胜风电场正好被分割为两个5万千瓦以下的项目——与当前地方政府拥有的审批上限不谋而合。作为一家年风机设备销售额在10亿元左右的浙江民企,华仪风电在当前风机市场只能位列于第三梯队。其渴望通过上游资源推动下游订单的也更为急迫。

除三胜风电场外,华仪电气在黑龙江、吉林、宁夏和山东等地继续“兜风”。其中,在山东东营的项目,华仪电气根据与地方政府的约定于去年获得了5万千瓦的可供开发建设的风电场资源。据公告,浙江华仪风能开发有限公司将在东营市设立风机设备制造基地,总投资约10亿元,主要生产1.5MW 、2.5MW/3MW风力发电机组及其配套产品。双方约定,在东营市政府提供足够风场资源的前提下,浙江华仪将在三年内完成总投资,年生产能力达到800MW以上。

据广发证券和湘财证券的调研简报显示,华仪电气通过“资源换市场”、“投资换市场”等形式已握有超过200万千瓦的风资源或者优先开发权。而以风机企业打通风电场建设的龙头金风科技,据公开数据也是刚过200万千瓦。金风科技副总裁王海波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强调“金风已在全国全面进行风资源的探查和开发。”但他拒绝透露在手风资源的具体数据。

北京一家风机企业负责人同样对公司当前的风资源持保密态度。“风资源掌握的多少,已成为风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也由此高度机密起来。作为上市公司,只要未被纳入必须披露的信息,通过其它渠道,总会将数据夸大。”在他看来,200万千瓦已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金风科技应该没问题,而华仪电气则不好判断。

在国家的七大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的规划和开发中,因受制于起步时间、规模和资质等因素,民营风机制造企业无缘置喙这些风资源,因此,将精力专攻未能入列国家规划的其它风资源富余地区,便成为题中之义。

“在优质风资源愈发稀少的情况下,南方地区成为新的焦点地区。”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委会副理事长施鹏飞告诉《能源》杂志记者,“不管项目审批管理如何改变,对风资源的争夺,依然是包括业主和设备企业角力的重心。地方政府当然也乐于审批,按照现在0.61元的标杆电价,还是高于火电,这等于一个地方多增加一个风电场,是全国人民一起买单。”

三一电气西南分公司总经理董晓旭告诉《能源》杂志记者,仅云南一地,可开发的风资源便达1000万千瓦以上。当前,三一电气在云南拥有李子菁和牦牛坪两个风电项目,装机都是4.95万千瓦。前者业主是中水顾问,后者是华电怒江开发公司。不过,这两个项目都是从业主手中直接获取订单,面对西南地区丰富的风资源,是否以投资将其从地方政府手中换取,目前“尚无定论”。

围绕风资源的角力让风机制造企业获益匪浅,除了能赢得订单之外,风电场的投资获益也着实可观。从金风科技年报数据可以发现,2010年金风科技旗下负责风电开发和销售业务的北京天润新能投资有限公司实现销售收入1.84亿元,另一子公司金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实现销售收入1045.14万元。

但对二三梯队的风机企业来说,风资源仅是公司风电产品销售的一个筹码。以华仪风电内蒙古三胜风电场为例,如果华仪电气自己投资运营该公司,至少需要投资5亿元的资金,而且投资回收期比较长,这显然让其无法承受。华仪电气董秘姜福君此前公开坦诚,通过转让手中拥有的风电场资源的股权以换取公司风机设备的销售是公司“一贯的策略”。

“金风本身是开发商背景起步的,在行业经营多年,它们对风资源的开发和利用,已成为主营业务之一。”施鹏飞认为,不同于金风的是,国内一些二三梯队的风机制造商往往更热衷于进军上游揽下风资源,一方面是直接拉动销售数据。更重要的是,适当开发运营一些风电场,可以使其产品积累运行业绩。“现在风机制造竞争这么激烈,新的进入者本身销售难度就很大。要业主采购你的机器,首先得看你的运营业绩。”施鹏飞说。

传闻5月份即将出台的风电产业调整政策,对以风资源为主战场的争夺战影响不小。今年1月份,在发改委出台的一份文件中规划今年风电新增装机容量为1500万千瓦。这是今年适当收紧的一个讯号。

“其实行业对此早已有一定预判和准备。没有上网的装机那么多,审批再不收归(能源局),到时候发改委定1500万,地方给你上2000万。又将造成大面积的弃风现象。”施鹏飞说,“不过对整体风机竞争格局影响不大,毕竟当前起决定性的主要因素,还是要能够获得运营业主风机产品质量的肯定。”

上一页:No informtation!

下一页:No informtation!

返回上一页

版权所有:介休中元气力输送机厂